“大家有很多疑問,中國經濟到底到了什么樣的階段,未來是不是還能繼續保持增長?我自己的判斷是,過去十年中國經濟經歷了幾輪調整,未"/>

      <dd id="a3oak"><track id="a3oak"></track></dd>

        1. <th id="a3oak"></th>

          姚洋:下一個十年中國經濟又將迎來黃金時期

          每經記者:劉艷美 每經編輯:楊歡

          “大家有很多疑問,中國經濟到底到了什么樣的階段,未來是不是還能繼續保持增長?我自己的判斷是,過去十年中國經濟經歷了幾輪調整,未來5~7年中國經濟將進入一個新的發展周期?!?月22日,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、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姚洋在2021國際門戶樞紐城市發展論壇上指出。

          眼下,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疊加新冠肺炎疫情沖擊,“雙循環”戰略應運而生。新發展格局之下,如何看待中國經濟的未來前景?

          在姚洋看來,經歷過去十年的調整之后,整個世界都將進入新一輪長增長周期。中國經濟經過幾輪調整,該淘汰的企業、該淘汰的落后產能,基本上已經出清了,這奠定了下一輪經濟復蘇以及經濟長周期的基礎,下一波就是新的技術長周期即將到來——一般而言,這種周期可以持續10到20年時間。

          也就是說,在本世紀頭十年增長的基礎上,下一個十年中國經濟又將迎來一個黃金時期,而像成都這樣的內陸城市,有望在新的增長時期贏得領先優勢。

          以下為姚洋演講實錄(有刪節,小標題為編者所加),城市進化論獲授權發布。

         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、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姚洋 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張建 攝

          “儲蓄率過高、消費過低”已發生很大改變

          過去十年,是中國經濟結構調整的十年。

          首先是再平衡。我們以往儲蓄率過高、消費過低,過去十年這種現象有很大改變。

          來源:歷年《中國統計年鑒》

          從中國經濟結構的變化來看,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凈出口占GDP比重最高峰達到9%、10%,實際上一直是比較低的,因此經濟增長主要還是看消費和資本形成。

          我們所說的“中國經濟失衡”,主要是從2000到2010年,消費占比下降非常非???,十年之間下降了十多個百分點,2010年之后才開始恢復過來。我們現在提“雙循環”,指的就是消費比例增加,這樣來看的話,實際上我們2010年就開始進入“雙循環”,而且以國內循環為主。

          再看資本形成總額或者說投資。本世紀頭十年,資本形成總額占GDP比重越來越高;但過去這十年,資本形成總額占比在下降,也就是說,中國經濟增長已不再是主要依賴投資推動。

          進一步看消費的變化,其實主要是居民消費占GDP比重的變化,因為企業按照會計準則是沒有消費的,而政府消費占GDP比重幾乎沒有變化。而如果看居民儲蓄率的變化,從扣除新購住房之后的居民儲蓄率來看,20多年來波動非常大,上世紀90年代實際上是在下降的,本世紀頭十年非常高,之后又開始下降,已經不到20%,并不是那么高。

          社會上流傳一種觀點,認為中國經濟增長過去幾年速度下來了,是因為消費不足。我覺得這個說法是似是而非的,而且也不符合經濟學原理。

          一個國家經濟要想增長,主要因素無外乎兩個方面,一是儲蓄變成投資,二是技術進步。消費在什么時候有用呢?只有當經濟增長率沒有達到潛在增長率時,才是管用的。所以,對于下一步中國經濟的增長潛力,我個人覺得重點不是進一步提高消費占國民經濟的比重,而是得回到原點去想怎么推動資本積累和技術進步。

          與儲蓄率過高、消費過低得到改觀相應的是,勞動收入占比上升,收入分配格局逐步改善。

          可以看到,在國民收入構成中,政府收入占比較為穩定,勞動收入和資本收入占比則“此起彼伏”。由于勞動收入占比上升,我國基尼系數在2008、2009年之后開始下降,這兩年又有一點徘徊,但總體而言是在下降的。經濟增長不能只看GDP數字,而要看老百姓是不是得到了實惠,居民收入是一個非常好的指標。

          去工業化伴隨人口紅利消退,經濟增長換擋

          第二是去工業化。

          從就業構成來看,我們的工業化發展在本世紀頭十年非常非???,第二產業就業占比在2010年達到頂點,隨后就開始下降。

          來源:國家統計局

          實際上,經濟結構轉型的一般規律,就是“農業份額下降-服務業份額上升-工業份額先上升,后下降”,這是所有國家、尤其是成功經濟體都經歷過的過程,這不是一件壞事,是經濟發展的必然規律。

          不過,必須要說的是,金融危機確實導致了我國過早地去工業化。我們計算過,如果沒有金融危機,我國工業化高速發展應該持續到2017、2018年,但實際上到2010年就出現轉折,這跟金融危機是有關系的。

          與此相應的是人口紅利正在消退。從“勞動人口占全部人口比例”這個重要指標來看,2010年也是我國人口紅利的頂峰,然后開始下降。由此可見,工業化進程和勞動力結構變化是高度相關的。

          這次人口普查大家議論很多,我們也看到中國人口正在大范圍調整,人口增長大省基本都是經濟增長大省,比如廣東、浙江、江蘇;人口減少的省份,不出意料是東北三省,以及部分北方經濟落后地區。

          我們過去的城市化是跳躍式城市化,就是中西部包括四川這些人口大省,人口直接流向沿海地區;但現在這個過程基本上停下來了,人口流動變成階梯性流動,就是三四線人口向一二線流動,農村人口向縣城還有三四線城市流動,所以就引發了人口爭奪戰。

          同時,經濟增長我們在換擋,過去主要是靠擴大規模,現在技術進步變得越來越重要。我國科技投入增長非???,按照我國的統計,到去年研發投入達到2.4萬億元,占GDP比重2.4%。

          不過,這實際上沒有實現我們“十三五”期間的目標?!笆濉逼陂g我們定的是2.5%,所以還差0.1個百分點。當然,按照國際上的統計是遠遠超過這個數的。根據OECD的統計,美國占全球研發投入大概29%,中國占23%,比排在之后的4個國家總和還要多。

          具體看2019年的分項數據,基礎研究方面中國還是比較低的,只占6%;實驗占得最多,因為它花錢多。相比之下,美國基礎研究非常多,超過10%,這也是我們和美國的差距,中國還在追趕的階段。

          但是我們的企業研發上來了,華為2019年研發投入花了1300億元,在世界上也是排第五、第六的位置。而且從國內企業研發投入前幾名來看,排在前面的包括華為、阿里巴巴、QQ音樂、百度集團、中興通訊等,都是通信領域等高科技企業。

          除此之外,我們還經歷了去產能、去杠桿。值得注意的是,去產能主要是針對華北地區,在淘汰落后產能、污染企業方面,北方地區去產能太快,進而導致北方去工業化比南方厲害。

          PPI上升是經濟進入新增長周期標志

          這些措施采納之后,使得中國經濟發生了很大變化,一些效率比較低的企業一輪一輪被淘汰掉,留下來的企業就是比較有活力、技術力量比較強的,這也奠定了下一輪經濟復蘇以及經濟長周期的基礎。

          對于下一波新的技術長周期,增長潛力主要來自AI和機器人、新能源、電動汽車等領域。

          AI和機器人的發展,中國有著巨大優勢與潛力。首先中國有巨大的市場,這個是非常重要的,因為一個技術出來一定讓市場來消化這個成本;其次我們還有海量的數據,可以變成生產力;老齡化雖然是一個挑戰,但反過來也會加速AI的自動化發展。

          在新能源領域,中國遙遙領先。我們的太陽能裝機容量是世界的1/3,出產世界3/4的光伏組件。我們上一輪光伏爆發式增長,造成了很多問題,但留下來很多產能,而且這個產能升級了?,F在,光伏發電成本基本上已跟火電持平,3.5毛一度,比較先進的企業甚至可以做到1毛錢一度,遠遠低于火電。風能我國也是裝機容量最大的,太陽能如果我們能再有一些技術突破,比如儲能技術突破,我們要實現“十四五”期間煤炭在能源消耗中降低10個百分點的目標,還是可能實現的。

          電動汽車是中國“彎道超車”的一個戰略,現在看來還是比較成功的。中國電動汽車銷量占到世界30%~40%,相比之下燃油車只占世界10%。很明顯中國在電動車方面是領先的,鋰電池產能更是占到世界70%左右,寧德時代從一個小企業變成世界第一的鋰電池企業,非常了不起。電動車領域是一個巨大的產業,會帶動其他產業的發展。

          電動車領域是一個巨大的產業,會帶動其他產業的發展。而且中國還有巨大的成本優勢。不光是電池領域,比如我在山東看到的一個玻尿酸企業,他的企業效率可以達到日本企業的兩倍,日本企業干脆“投降”,沒有辦法跟他玩了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今年的經濟恢復還是相當令人振奮的,一季度增長18.3%,當然主要是出口帶動的。有人說美國經濟復蘇了,對中國出口的需求會下來,這種說法我個人覺得是不對的,美國的經濟復蘇一定會提高對中國產品的需求。世界是聯動的,它不是零和博弈,經濟競爭永遠是正和博弈。我的預測,今年的出口增速達到15%~20%沒有太大問題。

          相比之下,投資恢復分化很嚴重。投資里頭跑得最快的仍然是房地產,也就是說,拉動經濟增長的“前哨”行業仍然是房地產,增速基本上趕上了2019年的增速。此外,制造業和基建在三四月份恢復還是比較快的。

          恢復比較慢的是消費、餐飲,和2019年相比也是負的,這次“五一”黃金周就可以看出來,游客人數比2019年增長3%,但消費額只有2019年的77%,這個差距非常大,原因在哪兒呢?主要還是我們收入恢復比較慢,尤其是低收入階層的收入增長沒有跟上來。估計進入下半年,隨著經濟進一步復蘇,我們的就業質量進一步提高,消費可以跟上來。

          此外,今年PPI轉正大家討論非常多,很多人擔心中國是不是要進入滯脹。實際上,從PPI傳導到CPI到底會不會推動中國整體物價上漲,其實看一下2016、2017年,可以做一個很好的參照。當時,也是PPI大宗商品價格猛漲,但事實上CPI并沒有太漲,原因何在呢?主要原因是我們現在產能過剩實在是太多了,原材料價格漲了都會被這個過剩產能完全吸收掉,所以大家不用擔心CPI會跟著漲。

          在我看來,PPI上升反倒是一個好跡象,是經濟進入新的增長周期的標志。我個人認為,未來五至七年中國經濟會進入一個新的增長周期,因為落后產能、落后生產力已經出清了,我們也應該進入一個新的周期了。

          (文中圖表除“各地區十年人口絕對數變化”外,均來自姚洋現場演講內容)

          每日經濟新聞